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2020年1月11日中午1点左右,雨副教授和常丝棋会计师的聊天继续着!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雨副教授:“我感觉訾均芯说的不对!工龄应该会够!会不会下半年弄四调打勾?我就是这种感觉!

你前段说监狱管理局,一级主任科员都已经弄上了,对不对?”

常丝棋:“对呀!”

雨副教授:“我觉得主要还是打勾。

不可能像訾均芯说的二级主任科员两年后晋升一级主任科员;一级主任科员两年后晋升四级调研员。要那样,你也赶不上,你也没有职级四调晋升资格!”

常丝棋:“咱学校的人,都怪老实,都不吭啊!一年一年退点,都不吭声!哼哼哼!哼哼哼!”

常丝棋接着说:“你不给弄四级副处调,弄个一级主任科员退休也行。咱凭啥要比人家晚这么长时间呢?”

雨副教授:“你上回不是跟我说?你上次给我发的嘛!你说是监狱管理局还是司法厅啊?”

常丝棋:“监狱管理局!”

雨副教授:“你说投票定三级调研员,是吧?”

雨副教授评论:这个问话是2019年12月14日,常丝棋主动给雨副教授讲的监狱管理局职级进展情况。

雨副教授这会儿并不是要问她,而是用问话互动聊天而已。令雨副教授想不到的是,常丝棋竟然一再编瞎话进行否定。雨副教授记得真真的,而且当时微信聊天记录还“健在”。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聊天记录截屏1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聊天记录截屏2

常丝棋:“不是的!他们是一级主任科员!监狱管理局是投票定了一级主任科员!

他们是10月31号下午投了个票,结果到后来,他们发现是全部都上了,根本那个投票都无所谓!”

雨副教授:“哦!”

常丝棋:“因为指标多吗?一级主任科员的指标太多了!

就连那些犯错误的、受处分的啥都一堆撮了!都撮进那个一级主任科员了!”

雨副教授:“都让打勾了哈?”

常丝棋:“哎!他们说一级主任科员都打勾了。打勾后他们搁那儿骂呢!他们说,这都不对!都不用打勾!”

雨副教授:“对呀!指数都够。”

常丝棋:“哎——!因为指标都够,不用打勾。但是他们是一级主任科员都已经定了了。”

雨副教授:“但是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哦!你跟我说过实职,实职不是打勾了嘛!你给我发了微信,说实职打勾。是吧?你说的实职嘛!”

雨副教授评论:不知为何,常丝棋一直在否定她说过的监狱管理局在2019年底已经解决了副处实职以上干部的职级并级或晋升的事实!

雨副教授不断追问她,她不像以前接话很快!她编好谎言后才回答。

常丝棋就是太相信她的善于计算和算计的大脑了。她以为她说过的话可以随意否定。

她总觉得她的脑子比现代科技设备强,这是愚蠢的认识!她总不相信雨副教授的好记忆!

雨副教授虽然对不在意的事记不住,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记忆超好!

常丝棋又开始编瞎话了!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常丝棋:“我说的是给我透信的这个人!他是监狱管理局的正科实职,正科实职!”

雨副教授评论:常丝棋的两片嘴,说起瞎话真是一点不害臊!雨副教授一再提示她,雨副教授对她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她还是坚持她现在的谎言!她能把监狱局给副处以上实职投票,睁眼说瞎话成给她透信的人是正科实职!

常丝棋啊!不就是谢中老公是监狱局正科实职,谢中告诉你的吗?你们两个聊天四个多小时,你说了叶呈的坏话,让谢中对你感激涕零,对叶呈恶心,让谢中再也不接叶呈的电话!叶呈委屈地对雨副教授说,她遇见谢中,叫她,谢中不理。你的两片是非唇啊!

她不断否认,雨副教授没想到她是恶意,还不断提醒她。实际上,后来常丝棋还嘲笑雨副教授的记忆呐!

她说:“我们当会计的记忆就是好!不像有些人依靠录音。我不用录音就记得很清楚。”所以,常丝棋不可能忘记她二十多天前说的监狱局进行副处以上实职职级晋升投票的大事。

雨副教授:“你给我说的是副处实职,副处实职以上的在打勾!

我当时还问你一句。

我说,哎,那个副处以上本来都是四调起点。你说,那可能是三级调研员指数不够。就是实职嘛!”

常丝棋还在编瞎话:“啊——!

那是文件上,那是文件!

?那不是听谁说的,那是文件上就是这样说的!”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雨副教授一看她怎么都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只是理解成四调指数有限,她才故意隐瞒什么,是和雨副教授开始竞争了。

雨副教授就不再追问了,转移话题,说:“但是,如果说实职三级调研员都打勾的话,那肯定咱的四调都得打勾。”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肯定得打勾!为啥呢?可见他不按啥呢?”

常丝棋:“不是单纯按工龄!”

雨副教授评论:这也是常丝棋的误导方向——职级四调晋升不单纯按工龄。

她给雨副教授的暗示就是,职级四调指数没多少,又不按工龄,雨副教授这个女干警里头,专职教师里面工龄很靠前的资格没什么用。

雨副教授:“呃!对对对!比方咱学校,就说金晖婵啊,蒙梓珉啊,他们现在肯定是四调起点,他们是副处嘛!

还有新上的这一批,叶呈他们一批,他们都是四调起点。”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四调起点!但是他们副处,最高也只能上三调!”

常丝棋:“嗯嗯嗯!”

雨副教授:“二调不大可能?是吧?”

常丝棋:“嗯,嗯!”

雨副教授:“所以说现在三调的指数是有限的,因为他们都是四调。四调都没问题,那三调的指数就有限。

你说像叶呈他们这一帮,这20来个也就是四调了,就占着咱这一帮的指数了。他们再往上升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们还不是实职。”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然后实职呢?你像这些,金晖婵、蒙梓珉、濮禾功等这一帮子!你想想,他们三调指数肯定是少啊!

少了话,他不是按资格,就是按打勾!”

常丝棋:“嗯!嗯!嗯!也是按打勾。”

雨副教授:“对!当时,我记得你给我好像发了一个实职处级打勾。”

雨副教授评论:雨不信常丝棋忘记她说过的监狱局给副处以上实职打勾的事,所以依然这样说话。常丝棋不再接这个话,不肯定不否定。

雨副教授:“我一想,到咱四调会不会也是打勾,我觉得可能性非常大!

今天碰见少管所那个人,跟我说的!”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完全就是打勾。现在所谓这些非领导职务,咱想的,按谁工龄长、按谁资格老,是不是?按年龄往上排吧,看轮上轮不上。

现在不是这,就是打勾的!”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已经就是这了!一打勾的话,咱们这些老家伙,都不一定能上了,知道吧?”

常丝棋:“嗯!嗯!那就是!

雨副教授:“嗯!就这个意思了。而且这勾主要都在领导。”

常丝棋:“嗯!哎呀,咱学校赶快开动,赶快启动就行了。不管弄个啥,你赶快动,是吧!

赶快动了,然后让大家看看是咋回事!这动都不动,没一点动静。”

雨副教授:“对呀,也没一点儿动静。

我一看,他一说打勾。我说,去他大爷的!

一打勾啊!咱是连副处都不求人的人,这会儿拿这个去求人?搁不住!”

常丝棋声音响亮地说:“对——!”

?雨副教授:“等着退吧!”

常丝棋内心喜悦,把雨误导成功了,马上说:“对!”

雨副教授:“一说打勾就没意思了!你想,咱会有年轻人劲大,你说是不是?”

常丝棋:“是!”

雨副教授:“年轻人的活动力量多大呀!”

常丝棋:“嗯!咱不愿意那样!”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雨副教授:“而且,那些年轻人的荣誉一大堆一大堆的,你想想!

咱不说别的,就我们系弓秩发?”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弓秩发要是以前的荣誉也算分,你想想!光年终考核优秀,他去行政管理系就一年没弄上。

我们是2006年去的!零六年底他都弄上了!实际上当时我们系里投票我的票最高,可它不算呀!”

常丝棋:“嗯嗯嗯!”

雨副教授:“投的票都搁那儿扔着,过了半年呢,我一看,那一堆票在我的党员资料柜子上放着。我一看,我的票最多!大家都投我,我票最多!”

常丝棋:“咦!”

雨副教授:“可是当时的领导都弄弓秩发。所以,那时候我是唯一的一次得票最多的。咦,哈哈哈!”

常丝棋:“哦!”

雨副教授:“我们刚去行政管理系,估计大家看我资格老,是不是?”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大家都是投我票,那时我是票第一多!

我是和曹金仙一块儿去的,但她没有我票多,我是第一多!”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你想,弓秩发从那时候就年度考核优秀。以后十几年一直都是。

就有一次他公务员网课分不够,然后把这个让给丰双双。

丰双双还有意见,说,啊!人家公务员网课分数不够,才让给我一个年终考核优秀什么的。

你想,他每年都是年终考核优秀,他是正科,跟咱一样!

你想,他得有多少分?光加分加多少啊?”

常丝棋:“就是!”

雨副教授:“然后他那关系网!

所以说这方面,我,我一个优秀都没有!呵呵呵!我从来没有一个!”

常丝棋:“主要你也不去给他们争。反正,你也不想求他们!”

雨副教授:“搁不住是吧?搁不住一句话!

但是这次一算分,一打勾?算分吧,虽然咱工龄比较长,但人家加这加那,加了分,人家都给你弄后边了。

然后人家都是关系啥的!

我一看,去他大爷的!我就二级主任科员,最多一级主任科员等着退休吧!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哈哈哈!”

常丝棋:“就是,哪怕弄个一级主任科员,你赶快弄,是吧?

然后你下边有戏,没戏?你是咋弄的?评上,评不上拉倒!

你别搁这儿,一直挺着!你看咱学校一直搁那儿挺着!”

雨副教授评论:常丝棋欺骗性强,不好识破的一点,就是她好像急着职级晋升似的!

事实是,她还不急于要这些晋升的工资。她宁愿学院多拖掉几个。隋智萍一级主任科员没过,她的内心是多么的狂喜啊!

她在2020年10月16日给雨副教授发了四份学院职级公文后,又发了好几张重复的。

雨副教授开始不明白,后来才找到她的用意。她是让雨副教授自己找她发几张散页的目的。雨副教授发现了几个第一次职级晋升没批的人员名单,直到找到隋智萍不在晋升名单里,雨当时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终于又比隋智萍强了。财务处的老人她是轮流主动收拾或看笑话。

雨副教授的婆母活着她不敢惹,她就故意参加婆母告别仪式,看婆母的“末日”。她表面用眼泪欺骗雨副教授,内心不知骂了她的老领导、雨副教授的婆母多少次。然后,她立志报复婆母的家人,就等待机会,职级并行来了,她的机会来了!

她假装朋友走近心思单纯、正直善良的雨副教授身边,开始实施非正常人的构陷阴谋了!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雨副教授:“所以说,我一听,就是这样了。”

常丝棋:“没戏了!没啥希望!

雨副教授:“我觉得没戏了!”

常丝棋:“所以说……”

雨副教授评论:没有看到“学院职级并行实施方案”好形势、好指数的雨副教授在被常丝棋这个黑心人恶意引导一个半月后,又听了少管所的一些做法,就越发觉得自己赶不上职级四调晋升了,误以为学院四调指数仅仅30个左右,就觉得没有盼头,等待退休了。这正是常丝棋这个阴谋家的目的。

雨副教授:“说实话,鞠兰存!

咱学校孬孙死了!”

常丝棋:“嗯!嗯!”

雨副教授:“少管所!少管所像鞠兰存这种就解决了!”

常丝棋:“嗯!”

雨:“因为已经启动了嘛!启动了,而她11月份才55岁!

再说,6月份赶快弄弄!直接给人家弄个一级主任科员,然后就照顾照顾!照顾个一年的或半年的,是吧?”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你看,鞠兰存最后都耽误了!

监狱像鞠兰存这种情况都解决了!”

常丝棋:“嗯!”

雨副教授:“领导们的老婆们都解决了!”

常丝棋:“所以说,咱学校孬孙得很!”

雨副教授:“你看,连甄篙都磨不过!”

常丝棋:“嗯——!咱学校就赖得很,咱学校!

雨副教授:“哎呀!”

常丝棋:“我觉得娄清华他们都不作为!”

雨副教授:“就故意的!

你想人家都是套转就弄个一级警长啊!

咱这种情况,绝对应该套转一级主任科员!”

常丝棋:“我跟你说!”

雨副教授:“嗯!”

常丝棋:“我跟你说,我猜的啊!这不算数!

就是咱学校因为有涉案人员,你知道?”

雨副教授:“嗯!”

常丝棋:“他们说有涉案人员!我想的,就是涉案人员没有晋升资格嘛!”

雨副教授:“嗯!”

常丝棋:“就像罗芒和全学谱那种吗?”

雨副教授:“嗯!”

常丝棋:“罗芒和全学谱不就是某某鉴定中心那件事嘛?”

雨副教授:“对!”

常丝棋:“我就觉得是不是娄清华,她也没有指望?等着他们这个案子有结果以后,他们不是涉案人员了,他们有资格了跟着这一批人。所以他们才一直在这儿肉!”

雨副教授:“但是娄清华应该直接定一级调研员啊!”

常丝棋:“她是涉案人员!”

雨副教授:“她是涉案人员?但她的工资不大影响啊!她现在正处工资,不定也不大影响啊!”

常丝棋:“那她也愿意让定!”

雨副教授:“是啊!那她也吃亏呀!”

常丝棋:“就是吗?就这个涉案人员是猜的,不当真!”

雨副教授:“放心吧!”

常丝棋:“我还是猜某某鉴定中心这件事嘛!……”

自传小说:职级并行飞走记173回 皮里春秋和瞒天过海

(网络图片侵权告知即删)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ulaiwenku.com/1654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4日 下午10:37
下一篇 2022年4月24日 下午10:40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来写作网
从微信公众号菜单栏进入网站
使用更灵活,下载更便捷
如来写作网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文库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
获取全文完整word版,1000G公文写作范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